Your Money is not Charity;It’s an Investment!

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旋風訪美,除了受到美國總統拜登的熱烈歡迎外,更帶回18億美元的軍事援助,為烏克蘭抵抗俄羅斯多了些資源,並且在演講中提出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:「Your Money is not Charity;It’s an Investment!」意思是美國出的錢並不是捐贈給烏克蘭,而是投資一群願意為自由民主奮鬥的勇士,讓民主社會看到希望,影響更多的人能堅持民主的價值。

這正是影響力投資(Impact Investing)的核心價值!

影響力投資最早是由柯恩爵士(Sir Ronald Cohen)在2013年提出,他當時領導八大工業國組織(簡稱G8)的社會影響力工作小組(G8T),察覺到世界各地的社會與環境都受到極大的挑戰,因此需要一套新的運作模式,影響力資本主義(Impact Capitalism)因運而生,希冀透過投資的方式及資本的效率,改變世界。

2014年因俄羅斯占領克里米亞半島,因多數的組織成員並不認同俄羅斯的侵略行為,G8就將俄羅斯除名,而後變成至今的G7,俄羅斯也從那時起,開始追趕不上其他已開發國家的速度了。

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,在2022年的今天,烏克蘭雖不是G7,但在抵抗俄羅斯三百多天的日子裡,澤倫斯基最清楚,每天透過正面影響力的演說,爭取全球對民主社會的認可,讓烏克蘭槓桿了全球的資源、用小蝦米對抗大鯨魚,他說的那句話「It’s an Investment!」,正回應了影響力投資的重要與可貴,透過正向力量的投資,是可以達成正義、民主、自由的追求,是可以戰勝艱難的,而且影響範圍比我們想像都更大!

230億美元的Pay for Success(PFS)

影響力投資將社會和環境挑戰重新定義為投資機會,它認為當前的資本主義制度鼓勵人們「如何用最低風險賺最多的錢」,但它同時應該要能發揮最大影響力,影響力必須成為人類經濟的驅動力,希望促成的是整個系統性的改變,而後就產生出社會影響力債券(Social Impact Bond, SIB)和Pay for Success(PFS)的運行模式。

在這次美國18億美元的軍事援助之前,全球各國金援烏克蘭超過230億美金,這些政府或人民是為了什麼而付出這麼大筆的資金?我的理解是,大家投資的是民主價值,希望我們能持續的在民主自由的社會環境中生活,而如果不投資(或說烏克蘭戰敗),那大家要面臨的風險就是極權主義會興起,因為它是會戰勝民主價值的,並且可能會危及到現在民主社會的每一個人。

所以,這些金援真的只是慈善或捐助嗎?不,它有更大的動力在於降低民主價值被破壞的風險,提升對自由價值體系的認同;就如同一個社會如果貧富懸殊過大,會造成極度不穩定的狀況,所以政府(或富人)需要投資社會福利、協助弱勢族群,也是為了讓社會能穩定發展運行。

而Pay for Success(PFS)的原理,就是為每次達成的影響力付費,以確保正面的影響力持續發生,只是通常投資的對象是社會服務提供者(NPO或目標驅動型企業),而這次是澤倫斯基和烏克蘭,成果則是對自由民主的認同。

投資有影響力的人

時代雜誌每年都會選出該年度全球最有影響力之人,澤倫斯基和烏克蘭精神被評選為2022年度的風雲人物,其總編輯費森塔爾說「澤倫斯基以我們數十年來未曾見過的方式,激勵了這個世界」當然,也包括死守烏克蘭境內的士農工商老百姓們,沒有放棄自己的家園,展現追求自由民主的勇氣!

我們無法預測烏俄戰爭的結局是什麼?2023年的全球挑戰又是什麼?但我們知道這個社會或環境需要系統化的改變模式,影響力投資可能就是那個答案。投資界常說,投資其實就是在投人,投那個可以扭轉乾坤、改變世界的人,就如同今年全球投資澤倫斯基和烏克蘭一樣。

參考資料:影響力革命(IMPACT Reshaping Capitalism to Drive Real Change) / Sir Ronald Cohen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