挑戰跨國匯款的World Wire

已存在快50年的SWIFT跨國匯款體系,目前受到的威脅,除了剛簽下200間合作銀行的Ripple之外,IBM推出的World Wire則是另一個強大的挑戰者。基於Stellar Lumens(XLM)作為穩定幣的跨國價值交換方式,World Wire試圖找到SWIFT及Ripple之間的平衡點,並且扮演下一世代的SWIFT角色。

World Wire主打銀行間的清算系統

原因很簡單,這本來就是IBM的強項,全球97%的銀行是IBM的客戶,90%的信用卡支付是透過IBM的體系,所以只要說服現有客戶採用,理論上會比Ripple相對容易些,所以戰略上是絕對正確的。

相對於Ripple的xRapid,需使用XRP作為交換介質,World Wire接受任何形式的數位資產,只要兩間要清算的銀行同意,包括銀行自己發行(或別人發行)的穩定幣,減少交易過程中的價格波動;XRP最主要的問題是它已在公開市場上被操作過度,銀行要使用的話,需收購公開市場上的XRP,而且也會被Ripple這間公司綁住。

到目前為止,該網絡還獲得了顯著的機構興趣。包括Banco Bradesco、Bank Busan和Rizal Commercial Banking Corporation(RCBC)在內的六家國際銀行簽署了在World Wire上發行自己的穩定幣的意向書。一旦獲得批准,這將把歐元,印度尼西亞盾、菲律賓比索、韓元和巴西雷亞爾添加到World Wire網絡。RCBC副總裁Manny T. Narcisco表示:“我們專注於為客戶創造價值的創新,World Wire為轉型和改善我們的支付基礎設施提供了巨大的機會。”

選Stellar的原因?

IBM執行長Virginia Rometty提及透明度是像Stellar這樣的開放、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網絡重要賣點之一。交易被廣播到區塊鏈網絡並由其他網絡參與者商定。與比特幣的POW 工作量證明模型不同,Stellar使用稱為聯合拜占庭協議(FBA)的共識機制。聯邦拜占庭協議的主要特性是去中心化和任意行為容錯,通過分佈式的方法,達到法定人數或者節點足夠的群體能達成共識,每一個節點不需要依賴相同的參與者就能決定信任,並完成共識。

據Stellar自稱,它可以在2~5秒內完成交易,甚至也有routing機制,美元->歐元->人民幣->台幣,使之不一定要持有對方的幣貨,減少要放在各國資金池的問題,其匯款費用更只要$0.000001。

Stellar的創始人,Jed McCaleb,其實也是Ripple的創始人,所以有人會稱之為 Ripple 2.0,但後來搞得不太愉快而離開Ripple。其不是使用傳統的PoW或PoS等算法,而是推行自己的Stellar Consensus Protocol(SCP)共識算法,採行node合作的方式,而不是競爭的方式運行(有Ripple的影子)。所以簡言之,World Wire的底層就是Stellar,IBM比較像是BD和SI角色,協助切入現有銀行市場及系統整合部份。

Stellar主打能夠交易任何種類的資產,能夠做到的原因是因Anchor(錨點),是兌換法定資產的出入口,也必須符合法規、受到政府監管的單位,用戶都要完成KYC,也需要記錄用戶的真實存款及兌換出的信用額度,能夠實際兌換出有價資產,更直白的說就是即時信託機制,任何個人、公司、組織都可以成立Anchor,例如交易所或OTC(routing模式和Interledger有點像)。

法幣出入口,也只有在該國國家就只能領出該國法幣,舉例來說,歐洲的錨點就只能將歐元匯出,沒辦法將美元匯出,例如馬來西亞的錨點就只能匯出馬來西亞幣,所以World Wire算是提供一種符合各國政府監管、銀行匯兌的模式,並希望能把「中間行」及SWIFT取代掉。其中的代價可能是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角色有可能會變弱(參照:貨幣超越國界,成為權力的延伸),因大家都可以減少美元儲備(除了買石油之外),避掉SWIFT的話,全球的金流資訊就不一定會掌握在美國手中了。當然IBM還是美國公司,所以FBI要查還是進得去,但的確不失為一種去中心化、或至少是多中心化的跨境匯款模式。

參考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