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eyBall: The Art of Winning an Unfair Game

『如果是別的隊拿總冠軍,那很好,
他們會喝香檳慶祝,戴冠軍戒指。
但如果我們成功,
像我們這種窮光蛋隊伍,就可以改寫遊戲規則,
這才是我要的,我要有意義的勝利。』 — — -【魔球 Moneyball】 — —

看第一次MoneyBall時,被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劇情和小女孩唱的The Show深深感動;第二次看時,讓我聯想到了Big Data應用在球隊建立及營運策略上,用數據分析的方式作理性的決策;到了第三次,發現原來這些改變不是從天而降,而是要有一個敢於創新、並有效執行的勇者,才有機會改變遊戲規則。

一手爛牌也能找出贏面

太多故事、電影或偶像劇(像最近看到下町火箭(下町ロケット)),常常上演著弱勢的人生如何挑戰著大資本財團的故事,我們喜歡也享受那種逆轉人生的戲碼,但,其中能挑戰成的的關鍵究竟是什麼?這樣的人需要有什麼樣的質地?它如何在關鍵時刻發酵?

Bill Beane從被球探捧上天的棒球天才,到一直打不出好成績、卻改行作球探、後帶領的球隊沒能贏總決賽、一手拉拔的明日之星也被挖角、而婚姻也不順利、連女兒12歲帶手機上學也是最後一個知道…這樣的谷底,卻是很多真實人生、企業的寫照。這樣的魯蛇,能如何逆轉他的人生?

「如果用和洋基一樣的方式思考,永遠不可能贏他們」Bill接受了電影中的小胖Peter提出的棒球統計學理論,忘記表面上或市場上受歡迎的明星,純粹就事論事的找出上壘率最高的球員:一個球員若上壘率高,代表有兩種可能 :他打擊率不錯或是很會選球,若一場比賽裡,某個球隊裡有很多選球不錯的人,間接會消耗比賽方先發投手的投球數,若後援投手不夠穩定,那得分機會不是就會多了許多,得分機會多,代表贏球機會也會提高。

「創新是一種態度」翟本喬在其書中對創新的幾種分類「跳躍式創新經常來自對一個現象的長久觀察,發現其中不合理的地方,而經由一個大的改變來扭轉」。例如他提到Google的PageRank如何改變傳統網頁排序的方式,並贏過當時的Yahoo!。而用上壘率來挑球員也是一種跳躍式的創新,它顛覆了MLB過去150年用球探的經驗和直覺來選球員的方式。所以,要突破囧境,必須對問題本身反思得夠深、夠久,才有機會以奇制勝。

有意義的勝利!

這是我看第三次才看懂的地方。Bill的層次不在於20連勝、也不在於冠軍戒指,而是他在試圖回答自己人生的證明題:為何最後他沒有接受紅襪的1250萬美金的合約?以及他女兒唱給他:”You’re such a loser, dad, you’re such a loser dad, just enjoy the show.”,為何是loser呢?而至於答案是什麼,則留待每個人去體會了。

後記:As for an unfair game, 就像2014年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,一個參政經驗為零的政治素人,如果還是走藍綠對決的老路,肯定沒戲。「改變台灣,從首都開始;改變台北,從文化開始」他進行的是一場選舉文化的改革,也是在追求一種有意義的勝利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